楚天金報訊 圖為:2006年,鮑秋菊(右)當選愛心媽媽時,與鮑勇的合影
  圖為:穿著保安服的鮑秋菊在工作中
  文圖/本報記者雷巍巍 通訊員張靜 孫琴
  15年前,一場家庭變故,6歲的表弟鮑勇失去了父母的照料。看著與一對兒女年齡相仿的鮑勇孤苦無依,鮑秋菊心疼得淚如雨下,當即決定把他領回家撫養。
  15年間,為把鮑勇“失去的東西補回來”,鮑秋菊母愛的天平悄悄發生了傾斜,引發兒子和老師的誤會。為了操持全家生活,家境並不富裕的她一人打三份工,累得腦中風,醫生警告危及生命仍不放棄。
  今年8月,21歲的鮑勇光榮入伍。喜訊傳來,鮑秋菊喜極而泣。她15年真情付出的善舉也在社區傳為佳話,被街坊們稱為現實版“嫂娘”。
  昨日,在武昌都府堤社區,48歲的鮑秋菊一身保安制服,話語間透著自信和樂觀。談及撫養孤兒鮑勇的艱辛歷程,鮑秋菊雖眼含淚水,卻平靜得如同談別人家的事一樣。鮑勇是鮑秋菊丈夫的表弟。按輩份論,鮑秋菊是表嫂。如今,鮑勇習慣親切地稱她為“姐”,她稱鮑勇是“我們家勇子”。
  力排眾議
  將苦命表弟領回家撫養“這懂事的伢不能丟了”
  小鮑勇捨不得吃葷菜,悄悄地把菜留在碗里,說要留給看守所里的爸爸,一席話讓在場的人感動得淚流滿面。
  “我們家勇子小時候太可憐了。”問及把鮑勇領回家撫養的原因,鮑秋菊有些哽咽了。
  鮑勇3歲時,他的母親離家出走杳無音訊。而後,父親多次因案入獄,又因患肝癌於2000年去世。年幼的鮑勇孤苦無依,四處遊蕩吃百家飯,飢一頓飽一餐,身體長得瘦小孱弱。
  一次,鮑勇跑到看守所找爸爸。看到看守所大門緊閉,小家伙哇哇大哭,驚動了監獄工作人員,他們把鮑勇帶進食堂吃飯。懂事的小鮑勇捨不得吃葷菜,悄悄地把菜留在碗里。工作人員問他為何不吃時,小鮑勇說要留給爸爸,一席話讓當時在場的人感動得淚流滿面。
  那時,鮑秋菊已是兩個孩子的母親。聽說此事,鮑秋菊禁不住熱淚長流,她當即做了一個決定——“再苦再累我也要撫養鮑勇,這麼懂事的伢不能丟了!”
  然而,當鮑秋菊家裡人知道她這個決定後,她的丈夫第一個站出來反對。“家裡已經有兩個孩子,生活壓力已經很大了,我們出點錢幫助一下就行了,為什麼要領回家撫養?”
  丈夫說得也有理。當時,鮑秋菊在社區當保安,每月工資只有190元,他又下崗在家,靠修自行車維持生活。一家人日子本來就過得緊巴巴的,再增加一口人,該怎麼辦?
  但是,面對鮑勇那祈求的眼神,鮑秋菊實在不忍心將他拒之門外。思量再三,鮑秋菊留給丈夫一句話:“我們再辛苦點兒,一定要把鮑勇撫養長大。”
  飽嘗艱辛
  打三份工累得腦中風出院忘我工作補貼家用
  醫生警告鮑秋菊:“不要再這樣賣命地工作了,否則性命不保。”“不做事,一家人的生活怎麼辦呢?!”躺在病床上的鮑秋菊急得直落淚。
  鮑勇與鮑秋菊的一對兒女年齡相仿,原本並不富裕的家庭因鮑勇的到來負擔陡增。為了一家人的生活,鮑秋菊像上了發條的陀螺,忙得一刻也停不下來。最多時,她一天打了三份工。
  從2002年開始,鮑秋菊托人找了一份工作,負責從總站往分站分揀牛奶。深夜11點,當大多數人都在熟睡時,鮑秋菊卻要從床上爬起來,接奶、分裝、送奶,一直忙活到凌晨2點。6點之前,她還要盤存、做賬。早上8點,疲憊不堪的鮑秋菊脫下送奶工的工作服,又趕到社區警務室,穿上保安服,開始社區一天的安保工作。
  高強度、超負荷的工作,讓鮑秋菊積勞成疾,最終累倒在工作崗位上,差點搭上性命。那是前年八九月份的一天,凌晨1時左右,鮑秋菊像往常一樣來到奶站準備分發牛奶。當她上前拉捲閘門時,突然感到右手怎麼都使不上勁兒,接著右側半個身子也毫無知覺,倒地動彈不得。同事們立即將鮑秋菊送醫急救。經醫生診斷,鮑秋菊患上輕度中風,是嚴重體力透支造成的。醫生警告鮑秋菊:“不要再這樣賣命地工作了,否則性命不保。”“不做事,一家人的生活怎麼辦呢?!”躺在病床上的鮑秋菊急得直落淚。為了早日康復出院,鮑秋菊積極配合醫生治療,奇跡般地在短時間內完全康復,還未落下任何後遺症。
  出院後,鮑秋菊顧不上醫生的忠告,依然忘我工作。除了社區保安外,鮑秋菊還在兼職做鐘點工,照顧一位80多歲的老人。不僅如此,鮑秋菊還在想方設法補貼家用,她賣過早餐,給學生做過中餐晚餐。
  彌補“缺愛”
  母愛的天平悄悄傾斜兒子過早3元鮑勇5元
  鮑勇比她的兒子稍大,幾乎每次都是給鮑勇買新衣服,穿舊之後再留給兒子穿。
  一次,鮑秋菊開玩笑地問鮑勇:“如果我不要你,你會怎麼辦?”“我就到餐館里吃別人剩下的飯菜,睡到別人做早點的火爐旁。”小鮑勇的一席話,說得鮑秋菊再也不敢開這樣的玩笑了。
  “我們家勇子缺失的東西太多了,我要加倍補償他。”從那時起,鮑秋菊母愛的天平悄悄發生傾斜,為了不讓鮑勇感覺自己是個“外人”,甚至把更多的愛投向了他。
  鮑勇上小學時,鮑秋菊堅持接送。鮑秋菊說,鮑勇比她的兒子稍大,幾乎每次都是給鮑勇買新衣服,穿舊之後再留給兒子穿,“每天過早,給兒子3塊錢,給鮑勇肯定是5塊”。
  鮑秋菊的兒子一開始非常委屈,說:“你不是我媽媽,你是鮑勇的媽媽。”每每這個時候,鮑秋菊都會摸著兒子的頭輕輕地說:“兒子,你們能得到好多人的關愛,而鮑勇只有我們去愛他。”
  鮑秋菊說,每逢學校開家長會,鮑秋菊無論多忙都會參加。為瞭解鮑勇的學習,她多次找老師談心。“去得多了,老師都以為我是鮑勇的親媽。”鮑秋菊笑著說。
  從小學到初中,從高中到大學,鮑秋菊親眼見證了鮑勇成長的點點滴滴。
  街坊盛贊
  獲譽現實版“情義嫂娘”人生艱難時仍樂觀向上
  “我感覺15年的辛苦沒有白廢,我所經歷的苦難變成了一筆財富,讓孩子們都懂得幸福生活來之不易。”
  鮑秋菊曾說好不去送鮑勇,“免得哭起來不好看”。到了送兵那天,鮑秋菊還是忍不住地趕了過去。在火車開動的那一刻,她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緒,眼淚奪眶而出。“我感覺15年的辛苦沒有白廢,我所經歷的苦難變成了一筆財富,讓孩子們都懂得幸福生活來之不易。”鮑秋菊說,最讓她欣慰的是,鮑勇沒有走彎路,成為了對社會有用的人。“鮑秋菊真的很不簡單!鮑勇能有今天的成功,多虧了她!”鄰居呂書萍說,作為一個母親,她十分理解培養一個孩子要付出多少心血與努力。對一個沒撫養義務的孩子,鮑秋菊把他當自己的孩子一樣無私照顧,別的孩子能得到的東西,鮑勇一樣都沒少。
  鮑秋菊的善舉讓同事洪小妹也十分感動。“鮑秋菊就是現實版的情義嫂娘。”洪小妹說,鮑秋菊勤勞朴實、任勞任怨。為了操持那個家,鮑秋菊從來捨不得為自己添一件新衣服,身上穿的大多都是同事和朋友送的。即使在鮑秋菊人生最為艱難的時候,她也是始終保持著樂觀向上的心態,感染著其他同事。
  (原標題:圖文:“情義嫂娘”撫養孤苦表弟15年)
創作者介紹

花梨傢俱

ew18ewwy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